首页 > 时代网评正文

数字赋能提升行政检察监督质效

【时间】2023-01-07 13:56:49  【阅览】

翁寒屏

党的二十大报告就推进法治中国建设作出部署,要求全面推进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特别强调加强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工作。《中共中央关于加强新时代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工作的意见》(下称《意见》)要求深化行政检察监督,对行政检察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然而,目前行政检察监督在线索发现、监督研判、督促整改等方面仍存在一些瓶颈性问题。为有效推进“做实”行政检察,笔者建议积极推进检察大数据战略,探索建立“行政检察智慧监督应用平台”,通过破除信息壁垒,搭建应用场景,构建办案模型,以数字赋能提升整体监督质效。

在数字化时代背景下,数字赋能是深化行政检察监督的基本路径,是行政检察监督工作现代化发展的必然要求。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工作现代化是中国式现代化的应有之义。党的二十大报告强调加快建设数字中国,最高检检察长张军在全国检察机关数字检察工作会议上指出,“‘数据’正在深刻改变着新时代的检察工作”,强调大数据赋能是弥补法律监督短板、更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必然要求。行政检察监督工作涉及法院、行政机关、案件当事人等多方主体,利益诉求多元,关系法治政府建设,关乎人民群众对公平正义的理解与追求。以大数据牵引推动行政检察监督系统性重塑变革,促进依法审判、依法行政、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是提升行政检察监督工作现代化能力水平的重要路径。

数字赋能是行政检察监督促进社会治理现代化的必然要求。行政执法以及与之相关的行政审判执行活动直接面对人民群众,由此引发的行政争议涉及执法司法公正,党委政府关注、人民群众关切,若得不到妥善处理,可能会出现较大社会安全稳定风险。数字赋能行政检察监督有利于更加全面准确掌握情况,更加系统有效解决问题,助力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

数字赋能是行政检察监督破除传统办案模式困境的必然要求。随着全面依法治国深入推进,人民群众法治意识普遍提高,近年来当事人不服行政决定、行政裁判事件增多,但是主动申请检察监督占比不高,而检察机关在日常履职中又很难发现监督线索,即使发现线索,依然存在调查难、化解难、督促纠正难等问题,传统办案模式已经无法充分满足人民群众需求。依托数字赋能,畅通信息共享渠道,能够及时获取监督线索,精准研判监督焦点,实现部门之间协同共治,从而产生法律监督乘数效应。

强化行政检察智慧监督应用平台建设。行政检察智慧监督应用平台建设应坚持问题导向,抓住行政争议这一党委政府关心重点和行政执法、行政诉讼痛点堵点,以行政争议实质性化解为切入口,获取各方支持配合,实现信息共享,构建数据模型,同步推进行政检察各项监督工作。

四条渠道打通数据壁垒。针对行政检察监督工作中信息衔接不畅通、情况掌握不全面等问题,应通过直接接入、定期导入、专项获取等方式,实现与行政执法、行政诉讼、社会治理等数据共享。一是裁判执行数据。探索设置专用端口,直接连接裁判文书网、执行信息网等公开信息平台,同时根据办案实际需要,以专项监督方式调取相关数据,提供涉案行政诉讼情况。二是行政执法数据。探索建立检执联动工作机制,登录行政复议、综合行政执法信息系统,获取数据导入平台,提供案涉行政执法活动情况。三是社会治理数据。探索建立联合化解矛盾纠纷工作机制,登录信访部门、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信息系统,获取数据导入平台,提供群众诉求反映情况。四是其他补充数据。探索在政府大数据中心建立检察数据仓连接平台,同时向各行政执法部门、乡镇街道开放端口,由其将案涉相关信息联网录入平台,提供需要的其他补充信息。

三大场景推进行政争议化解协同共治。平台设置三个核心应用场景。一是研判断案。输入当事人姓名可检索相关行政决定、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等信息,自动筛查争议领域、经历程序、各环节处置意见,分析是否存在行政违法、诉求非法、利益捆绑等问题,掌握家庭基本状况,对整个案件作出全景画像,帮助锁定争议焦点,判断实质诉求,明确化解方向。二是多元协同。设置“在线研讨”“督办闭环”两个模块。“在线研讨”主要提供争议所涉相关部门责任人员交流互动,通过点上信息及时推送,清晰还原事件经过、掌握当事人动态,研究确定主攻方向,分派各部门承担责任,根据实时互通工作进展情况,同步推进实地走访、当面交流等线下工作。“督办闭环”主要是在行政争议化解过程中,发现行政机关败诉未履行生效裁判或者存在行政违法行为,在线发送检察建议或督办函、回复整改结果,通过监督事项线上流转、过程留痕,实现监督闭环。三是能效评价。为发挥监督促治理成效,设置“风险提示”“综合评价”“典型晾晒”三个模块,核心是治理、评价、激励。“风险提示”主要是从多维度进行风险分析,为党委政府决策和各部门风险防范提供参考。“综合评价”设置行政争议案件数、诉讼数、化解数、整改数等指标,开展诉源治理能效评价。“典型晾晒”则汇聚涉行政类典型案事例,通过正向激励,激发多元力量参与行政争议化解的积极性。

分类建模提升穿透式监督质效。行政争议案件背后有的存在行政行为违法、行政审判执行违法等情况,需要在化解行政争议中开展穿透式监督工作。平台应以争议化解中各部门汇总数据为基础,根据办案需要,嵌入分类监督模型,破解基层行政检察业务量少、监督线索发现难等问题。如针对行政非诉执行监督案件,从行政机关申请、法院受理、审理、执行各个阶段中,梳理超期或未申请强制执行、法院受理超期、终结本次执行不当等监督点,构建行政非诉执行监督模型;针对行政违法行为监督案件,建立不同行业或领域的类案监督模型,对获取的案件信息进行自动分类和分析研判,开展穿透式监督。

(作者单位:浙江省浦江县人民检察院)

【来源】国廉评论网 翁寒屏
【发稿账号】guolianpinglun 【审核责编】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本网站欢迎其他媒体或互联网站转载本网站提供的信息和服务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国廉评论网及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国廉评论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国廉评论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国廉评论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国廉评论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本《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5、本网站发布或转载的理论或评论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本网站。